Translate

Tuesday, 29 September 2009

九月结束

快啊,时间很快
我好像除了忙着玩
忙着玩
忙着玩

还是忙着玩?

嗯,没有。

我还有忙着忧愁。
忧愁。
他忧愁
我忧愁。

忧愁久了
什么都变。

所以
该解决的时候
忧愁必须有人低头面对。

所以
忧愁暂时的离开了。

剩下...
剩下...
你知道可以剩下什么吗?

唉。

我怎么觉得
剩下仍然是忧愁。

愁的事情还真的很多。

但是
笑容其实
好重要。

我知道
你知道
他知道

但是笑容知道我
知道你
知道他
都需要它吗?

完蛋了
如果笑容跑了
那我怎么办?

我是靠笑容骗人的夜。

好在
我刚才照了镜子

我还是很迷人。


转了一个身
我恢复了。

拉着我别跑
哦,我感觉到
原来是忧愁把一切拿走了。
所以我一个人了。

抱着我别走
哦,我知道了
原来是忧愁把我骗走了
所以我不见了。

对我说别这样
我明白了
原来你还是一样
所以我回来了。

鸟你
干你

放屁!

徘徊了
我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徘徊
好像

好像
好像
死北好像

我活在醉梦中。

没有尝试过的醉梦。

有机会
在座的你们
谁肯让我尝试醉梦?

来吧。

上面那一句
我无心的

因为
醉梦?
很恐怖。

我做梦就够了。

但是
做梦归做梦。

我要慢慢往前爬了。

我的紫蓝色还没有写完

唉。

给我时间去实践它吧!

mood不到
来不了

加班
加班

补习课加班。

大家
晚安。

我的麻将时间到了

原来facebook的麻将是
最吸引我的
地方。


十月
我准备好了
来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网络相聚,文字联系
留下字儿,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