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Friday, 28 May 2010

朋友,你还好吗?

唱了K回到家,脑海里没有存在多少资源,混乱移动滑鼠的鼠标在荧幕上一大堆键,然后混乱点进了回忆。
那就算是被关老爷的斩妖的关刀给深深地砍进内心深处,我内心的奔腾对他来说也是就如妖怪般的耀眼,需要消灭。
心被砍的那一霎那,我似乎可以感觉得到四周围的妖魔鬼怪真在嘲笑我的愚昧,只因为我替他们挡下了关老爷的那一击吧。
是啊,你们就可好了,逃过了这一劫,但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啊!
恩,对啊,逃得了一时,解决了现在,那又如何?回首,仍然可以让你发现到遗憾。
那就像是你拼命地为了可以顺利排便,而吃下了好多香蕉,结果还是排便不顺利的那一种惆怅感,不伤心,却遗憾便便的存在。
在文字的颤抖下,我硬生生的被自己曾写下过的文字给拉了过去,挨了那一刀,我知道它其实不疼,只是多了一个需要回首的空洞。
那一刀,也许来得真是时候,帮我开了一个需要回首的空间。
关老爷,你好样的!


 


太多事情在一番莫名其妙的误会得到了无谓的解释,所谓的真相莫名其妙的产生了,而有所谓的感情却尽然全失。
他妈的,就只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所有的关系人,不管你是挺那里,还是挺这里,只要只听从一边的莫名其妙误会,就算最后知道了真的真相,还是心有芥蒂。
是啊,在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像是看到了一个明明就穿着衣裳的赤裸裸颓废乞丐,捂着鼻子,逃之夭夭,留下错愕的一角。
也不管是否这乞丐真的有穿着衣裳还是没有,只要他被冠上了赤裸裸的颓废,无论怎么正经的乞丐,也仍然被人漠视。
这一丑角的感受,谁知道?在无所谓的误解下,一个活生生的躯体就被硬生生的践踏,留下苟且偷生的最后一口新鲜空气,努力站起来,却仍然有心无力。
压着他,那股被人误解的颓废,那一个被人践踏的信任,在多少人眼里他值得被尊重?看似,所有的鼓掌都只是不公平给了误解这个大人啊!
再多一点莫名其妙,也许继续下去的结果会是你也成为下一个被践踏的苟且偷生的人物。
而我,已经苟且最后一口新鲜空气好久,仍然发现最后所谓的真相还是让所谓的感情跌进无止境的无可挽回。


 


文字的留下偶尔是一种会心一笑的符号,偶尔却是让人不堪回首的领域。
尽了所有心情留下,似乎习惯着敲打微笑之后的落寞,我摸摸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过去的文字就随着日期一步一步往下滑吧。
只是,在回首的过程中,我的内心确实被关老爷的关刀狠狠地砍了一刀,我知道我遗憾。
曾经多么美好的关系,在短暂的日子里留下所有的温暖,也留了所有的遗憾,失去一个真心的肩膀,是比什么都不值得的。
也许我忙着感叹我失去,对方却不在珍惜,那很愚蠢也,不过我实实在在地知道,那一个回忆让我成长,也让我度过了一段漫长煎熬。
感受曾经悬挂在颈项的水晶,感受曾经被祝福的四叶草,我知道,那一个关心过去了,而我珍惜难得拥有的记忆。




留在文字之间徘徊的心情写照,在好久好久之后,它变成了一种寄托。
敲打在部落的文字可有可无,只不过那却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寄托,尽管那是过去,所谓的笔战,所谓的真相,在得到解释后也只是让彼此之间得到某些想要平复心里的借口,在一切结束后,芥蒂还是会疏远彼此曾经美好的记忆。
好吧,我把微笑捡起来,我继续敲打,然后我告诉自己,其实遗憾也会让我学会更加珍惜我往后的友情。
那只不过是年少轻狂的一阵打闹,我相信未来的日子了,彼此人生就算没有再一次碰触,也会有很灿烂的彩虹。




朋友,你还好吗?愿一切安好。


 


 



2010年5月29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网络相聚,文字联系
留下字儿,咱们继续